ささめ ゆき

不肝完这篇不睡的决心能更强的话……
主arashi虹笃 其他的各种都有随机掉落的可能 谢谢你!

胜出 式神爆x人类久 (一)

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把之前的一篇蜜汁短小而且逻辑淋分的小短文大改动了一下,目测会变成个长文,谢谢大家的支持!是那个名叫“作为一个契约式神什么什么的”那篇,新名字还没想好,也不敢乱立flag,写着看吧。。。原来那个先不删了,作为黑历史供大家嘲笑惹



开始吧



引子


  十年前的夏天某日。

  今天是妖界爆豪家与一户据说是有妖力的人类家族签订契约的一天,爆豪父母签订的契约是永久的,爆豪签订的是临时的契约,期限是十年。传闻爆豪家是因被这户人家所救,为答谢救命之恩而选此吉日为恩人奉上最高谢意,才有了今天的契约签订仪式。

  契约签订的无比顺利,仪式结束后,参与仪式的人员纷纷道别离开,终于只剩下爆豪家的人。

  爆豪妈望着正在清扫整理签订契约仪式场地的仆人们,叹了口气,对身旁被自己被迫留下“谈心”的爆豪说道:“你这种差到我管都不想管的脾气,我也不指望你能当一个跟人契约的妖怪了,但是以防万一,别说我没提醒过你,我看你要是哪天回心转意或者看上哪个小姑娘了想跟人家没感就签约的,我一定亲手撕了你。”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扯着爆豪脸,一副根本就不放心自家这个暴躁儿子的样子。

“你放心吧,我就算死也不会有感的,再说你是老糊涂了么,没感怎么可能签约······嘶·······疼疼疼,死老太婆快把手放开!!!”

“哼,谁是老太婆,你最好别打自己脸!你听见了没有,臭小子,你给我回来!!!”松了手的爆豪妈预料之中地看见了爆豪转身就要走,怒吼道。

“知道啦!啰嗦!”爆豪回头,脸已经很黑了。

   没再说话的爆豪妈叹了口气,心想道:还好临时契约不用那么麻烦,要不然还不知道这小子的脾气能搞出什么事情来,答谢救命恩人,签订契约应该是最好的方法了,幸而我和他爸在这方面还算幸运,感倒是没什么差池地生了出来,契约签订的也算成功,但这孩子,我也不想限制他,而且就算我想限制,怕也是没有那个能力,不管我对他怎么凶,毕竟是亲生儿子,还是希望他能找个陪伴啊。

     在爆豪妈这只大妖的认知中,要想这辈子活得开心幸福,怎么说也得要有个人陪,互相扶持关心。自家那个暴躁儿子要是能找到个陪伴之人才是最好,可偏偏这个败类儿子是个暴脾气的主,唉,别说找人陪了,怕是擦肩而过都得被他像燃着一样的红瞳吓得退几步吧。

    不过······如果他爸的话是真的的话,或许我也不用这么担心······

“这孩子有感了,而且不是最近才有的,挺小就有了,只是个苗头,所以不仔细查没人发现,我也是昨天再三检查以防我们三人中有人的“感”出现差池时候顺便看了看,一看还真看出惊喜了。”

爆豪妈笑了笑,算了,万一真能遇到把“恶魔”降服的人呢。

然而,这个感虽然挺小就有了,但直到距契约签订过后十年的今天,也就是该解除契约的今天,它依然是个苗头。



 

   从水房洗完头往寝室走的绿谷出久在声控灯随着自己的脚步亮起的一瞬间,看到了刚被收拾完的地上多了一片垃圾。正直善良的绿谷同学没有什么犹豫就准备把它捡起来。然而这片垃圾居然是粘在地面上的,而且挺难弄下来。啊,扔它的人真的是,会给别人添麻烦的吧,边这么想着的出久边把拿在手里的盆和洗发水放到一旁,然后用两只手用力拽了一下那张纸,总算是弄下来了。
    走廊灯恰好灭了,绿谷跺了跺脚,灯亮起来了,他看见这张纸上好像写些什么,仔细一看,上面写着:如果你捡到了这张纸,请一定不要扔掉它,一定一定不要扔进垃圾桶里,它很重要,拜托了。工工整整的字迹旁边还有一行龙飞凤舞的大字,或许是着急写下的:你要是敢扔你就死定了。绿谷本来还没觉得有什么,可看到这行乱字之后,他就气不打一出来,哼,故弄玄虚,什么态度。这么想着,绿谷顺手就把它扔进了自己的垃圾桶里。
    半夜。
    半梦半醒间的绿谷想起夜上个厕所,发现自己手被一股力量束缚到了一起困在头顶,身子被压着根本动不了,鬼压床吗?他这么想着,又尝试着挣扎,依然是一动未动。他艰难地睁了睁眼,看到了差点让自己昏迷的一幕:是人压床。

    一个黄毛红瞳,满脸怒气的年轻男子,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双手,另一只手紧扣着自己的腰,绿谷出久很清醒地感觉到他腰部以下的地方被这个男生狠狠地禁锢着,别说抬腿了,挪一下都难。这个将绿谷压住的男孩子见他醒了,便恶狠狠的看着他说:“都说了不让你扔了,你为什么还要扔掉啊,你是在瞧不起我么,啊?!”
     绿谷出久心里想着:这个生物,不是善茬。
     现在的绿谷出久还不知道,自己的一生,马上就回交给这个他现在还完全不认识的,人,或者谜一样的生物手里。但那都是后话了,此时此刻,对于一个本来要去上厕所结果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男孩子压了的绿谷出久只有一个想法:今晚,别睡了。
     绿谷出久看着压在自己身上这个仿佛下一秒就要把自己吃了的人,不,不能叫人,没有人能凭空出现在别人的寝室里,这应该就是那种虽然有很多但自己从来没碰到过的妖怪吧。
什么妖怪呢,一张纸变的妖怪居然这么凶,太可怕了,这个社会太可怕了。绿谷就这样盯着他,表面稳如老狗,内心的他怕是已经吓的哭出一个洞庭湖了。
    压着绿谷出久的这个男孩子名叫爆豪胜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妖怪,并且他的家族也是以控火能力强,小到生火,大到爆炸都能游刃有余控制的妖怪一族而在妖怪界小有名气的家族。

    见这个躺在床上的人半天没反应,爆豪的怒气又增了一分,这个人果然是在小瞧我吧,不害怕么?好,我今天必须要吓哭他。紧接着爆豪突然龇着牙恶狠狠的把脸凑近绿谷,“说话啊,没反应算怎么回事,啊?!”绿谷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凶脸,磕磕巴巴地说:“你……你是纸变的么?”
    然后世界安静了。
    这个问题触及到了爆豪的知识盲区。作为一名妖怪,爆豪没见过不知道什么叫符咒的人,管召唤符叫纸的人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觉得他是纸变的的人,他之前也根本没见过。那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尴尬的安静结束之后,爆豪深吸了一口气,从绿谷身上起来,下床,然后一把把绿谷出久从床上拽下来,也没管绿谷是站稳还是没有,就直接摸索着打开了灯,绿谷好不容易适应了一下子从床上被压到被拽着站在寝室地板上的过程,而突然亮起的灯又差点把绿谷晃瞎,然后他也不管绿谷是否真的清醒了,就直接对着他的脑门点了一下。

    然后绿谷就在自己的脑内看见了面前这个男孩子从小到大经历过的画面:出生;被取名爆豪胜己;第一次能用手掌打出火等等,绿谷的心情逐渐从被强硬对待的不满渐渐地转为对这个男孩子经历的好奇,紧接着,一副盛大的图景展现在了绿谷的眼前:一个被精心打理装扮的庭院里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好像是一个很隆重的仪式,这个男孩子坐在庭院正中间精密的阵上,他的正前方坐着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子,左右两侧是一男一女两个大人,好像正从他身体里召唤出什么然后安放到坐在他前面的男孩子身上。身边的人都是或喜气洋洋地笑着,或兴奋而紧张地等待着,但男孩子却没什么表情,仿佛只是例行公事,在这之后,画面继续变化着,男孩子长大了,和当初那个坐在他前面的男孩子一直有着联系,最后画面停在了这个男孩子将自己封印在那张写着字的“纸”上,这张纸被另外那个男孩子拿在手里。

脑内画面结束了,绿谷出久猛然间回神,对上了那个男生不耐烦的脸,他说:“明白了?”

 “大概…大概明白了吧。”绿谷出久怂怂地回答道。

 “那你现在明白我是什么了?我他妈才不是纸变的你个废物!”爆豪叫嚷着。

     ……

     一阵安静

   “那,我可以叫你咔酱嘛?”绿谷突然说道。

   “哈?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来干嘛的?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你!”

   “我其实不太知道诶。。。”


       ……


       妈的。



TBC.


纯属搞笑,认真你就输了,设定会逐渐交代在文后的这里。好久不写再回看自己写过的东西,被自己曾经的脑洞以及小学生文笔惊到话都不会说了,希望能让一直看文的大家看到点进步吧,谢谢支持!


评论(2)
热度(23)

© ささめ ゆ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