ささめ ゆき

不肝完这篇不睡的决心能更强的话……
主arashi虹笃 其他的各种都有随机掉落的可能 谢谢你!

胜出 作为一只契约式神还是希望你能敬业一点 4

今日更新,刚才发现了一个大bug,试图将其圆回来。

以及你们发没发现

这篇因为不可抗力被我改成了中篇,因为分上中下写不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暴自弃

不可抗力哦不可抗力 嘻嘻

说是中篇也不会超过10篇的 嘻嘻

感谢观看和支持。


前文请戳

(1)

(2)

(3)



十年前,爆豪家,签订契约仪式场地之外的一个小庭院里。


“你这种差到我管都不想管的脾气,我也不指望你能当一个跟人契约的妖怪了,但是以防万一,别说我没提醒过你,我看你要是哪天回心转意或者看上哪个小姑娘了想跟人家没感就签约的,我一定亲手撕了你。”用力扯着爆豪脸的爆豪亲妈语气强硬的说着。

“你放心吧,我就算死也不会有感的,再说你是老糊涂了么,没感怎么可能签约······嘶·······疼疼疼,死老太婆快把手放开!!!”

“哼,谁是老太婆,你最好别打自己脸!你听见了没有,臭小子,你给我回来!!!”松了手的爆豪妈预料之中地看见了爆豪转身就要走,怒吼道。

“知道啦!啰嗦!”爆豪回头,脸已经很黑了。

 没再说话的爆豪妈叹了口气,心想道:还好临时契约不用那么麻烦,要不然还不知道这小子的脾气能搞出什么事情来,答谢救命恩人,签订契约应该是最好的方法了,幸而我和他爸在这方面还算幸运,感倒是没什么差池地生了出来,契约签订的也算成功,但这孩子,我也不想限制他,而且就算我想限制,怕也是没有那个能力,不管我对他怎么凶,毕竟是亲生儿子,还是希望他能找个陪伴啊。

 死亡边缘跑一趟,方知生可贵。爆豪妈的领悟不止这些,生,不仅要生,而且要好好生。而爆豪妈这只大妖的认知中,好好生的前提,就是必须要有个陪伴之人,自家那个暴躁儿子要是能找到个陪伴之人才是最好,可偏偏这个败类儿子是个暴脾气的主,唉,别说找人陪了,怕是擦肩而过都得被他像燃着一样的红瞳吓得退几步吧。


不过······


如果他爸的话是真的的话,或许我也不用这么担心······


“这孩子有感了,而且不是最近才有的,挺小就有了,只是个苗头,所以不仔细查没人发现,我也是昨天再三检查感有没有差池时候顺便看了看,一看还真看出惊喜了。”


爆豪妈笑了笑,算了,万一真能遇到把“恶魔”降服的人呢。




遇到是遇到了,不过他好像还没什么觉悟啊。

如果爆豪妈能看见现在的景象的话,应该会这么觉得。

不,应该不会这么觉得,应该会直接一脚把爆豪蹬到一边然后骂一顿。




绿谷出久呆愣的站在这片空地上,旁边是那个名叫爆豪胜己的不速之客,并且是那个发了誓要打他却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拳头的方向的人。如果不是那张怒不可遏的帅脸的话,这期间的动作一定会让人以为成是一个搞笑艺人正在表演他的新的滑稽段子,或者说如果谁把爆豪的这套动作当成段子做下来,一定会大火。


爆豪已经绝望了,这是他妖生之中第一次绝望,在他心里也是最后一次。自尊心和实力强这样一个组合,使得爆豪还没服过谁,更没体会过什么叫不甘绝望。


绝望,这么让人火大啊。


不再挣扎,或者说已经不想再挣扎的爆豪垂头丧气地坐在了地上,绿谷出久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怯怯的说了一声:“小······小胜······叫你小胜可以吗?”


被无视了。


视为默认的绿谷带着点怯懦走上前,手伸向爆豪:“走吧,先回寝室吧。”


爆豪打开了绿谷的手,“为什么回去?是在瞧不起我吗?”咬牙切齿的说完了这句话,他明显感觉绿谷抖了一下。

“当然没当然没,就······只是觉得······小胜大概是······大概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吧······因为我也有一些责任······就想能不能一起分担一下······”

“你这个人,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也不用帮忙!滚开!”


还保持着伸出一只手的姿势的绿谷定在原地,看着爆豪起身,离开。



“啊啊,好好好,您老最厉害了,我好心好意帮你你还不领情,你活该连打我都做不到,我当初把你的那张破纸扔进垃圾桶里真的是这辈子最好的决定,你走吧走吧,最好真的能自己解决,最好真的能在回来报仇,哼,你最好真的······永远都······不会······”


已经往校门方向走了的爆豪突然听见身后那个刚才要拉自己起来的人大喊了起来,他刚想骂回去,却发现骂的声音小了,忍不住回头才发现,


这个人哭了。


很不甘心的那种,很激动的那种,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流的那种。


爆豪胜己没见过这么容易就能哭的男孩子。

绿谷出久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


爆豪鬼使神差地走了回去,他认为这是感的原因,他被感控制了。

爆豪鬼使神差地拍了一下绿谷的肩膀,他认为这是感的原因,他被感控制了。

爆豪鬼使神差地说你这个傻子为什么说两句就会哭啊,他认为这是感的原因,他被感控制了。

爆豪鬼使神差地说你他妈别哭了回回回回寝室行了吧,他认为这是感的原因,他被感控制了。


啊呸。感感感感感个屁感,感又不是人,那是你自己搞出来的东西。

你有感已经十年啦!你清醒一点!


绿谷出久看见爆豪回来了,他哭,心情绝对没有一点好转,爆豪必须要认错。

绿谷出久感觉肩膀被爆豪拍了一下,他哭,心情绝对没有一点好转,爆豪必须要认错。

绿谷出久听见爆豪语气缓和了一些虽然话依然很难听,他哭,心情绝对没有一点好转,爆豪必须要认错。

绿谷出久产生了爆豪好像在安慰自己的错觉,他哭,心情绝对没有一点好转,爆豪必须要认错。


同学,虽然你手在擦眼泪,但你的嘴已经咧到耳根了耶。


二位的心情和本文的画风一样发生了突变,泪还没干的绿头发少年,和一个脸贼黑但是蜜汁原因跟着绿头发少年往同一个地方走的黄头发少年,就这样,离开了那片空地。


能把心里话说出来真的太好了。

回来了也应该可以吧。


两人心里冒出了令他们自己抵触的想法。



黑天时候没看清楚,白天这么一看,这个寝室真的是非常奇妙啊:整齐是整齐,不过东西是不是太多了,特别是关于那个当红的那个欧···欧···欧鲁迈特的周边,这个人深藏不露啊,厨力高过头了吧!!!!!!


再次回到这个初见的地方,爆豪突然笑了一声。


绿谷以为自己听错了,看了爆豪一眼,被爆豪瞪了回来。


好凶啊,好凶。


“家都没了,仇也报不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在你这里住下了。”


“哈?”


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为什么看到绿谷出久的那张傻脸会有着强烈的发自内心的想笑的冲动。


为什么突然就不那么生气了?


又是感?


感个屁,什么都是感的原因那感就无敌了,那还要警-察干什么?


是你自己啊傻子。



TBC.



彩蛋——小菊花妈妈课堂


关于感


感这个东西是我临时想到的东西,和情相对应,就真的是个脑洞,大概就是把平时会产生的情愫具体化。

我们会产生的“喜欢”“讨厌”之类的这种感情在这篇文里被称作“情”,“感”就是具体化了的东西,就是一旦有了“感”就说明“情”是成立的,相当于得到了一个凭证这样子。

就比如说你会开车但你必须要有驾照才能真的开车,会开车就相当于情,而驾照就相当于感。

大概就是当其宿主做出与其极度相反的行为的时候才会产生一种强大的对抗力量,让宿主停止这种行为,也就是说爆娇爆豪同学所产生的主动回头,主动安慰的一系列行为都是他自己所为,跟感没什么关系,但他是爆娇嘛,自然还没发现。

这篇文是史诗级ooc,写的时候也有考虑这样的进展是不是有点快,要不要让爆豪更爆娇一点,但毕竟作为一名腐宅女士,私心想让爆豪在爆娇之外多一些男友力,于是选择了这样的展开,求各位轻喷。


最后一句:

纯属搞笑,虽然并不搞笑,认真你就输了,欢迎挑bug以及其他缺点,会及时改正,但真的轻喷。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10)

© ささめ ゆき | Powered by LOFTER